银行与企业共同隐瞒担保债务 新三板公司因“暗保”摘牌 投资者

日期:2019-11-08 17:57:42    阅读次数:2130

10月15日,《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了解到,一批新的第三板投资者因行使资本链和强制他们投资的公司退市而发起集体权利保护、问责和补偿。原因是公司在申请上市时违反了对外担保,与许多银行债权人一起隐瞒了这些债务。主办证券公司没有披露这些担保债务,但建议它们成功上市。最终,这些债务爆发,公司被迫退市。

该公司被称为南京三鑫防务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鑫防务”),21世纪经济导报记者梳理公开文件,采访当事人。他们发现,这起事件起源于2016年,当时三鑫防务被列入新的第三板。申请上市期间和之后,公司主要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向关联公司提供担保,担保总额为4.8亿元。这些担保没有履行内部决策程序,没有披露信息,没有出现在央行的信贷报告系统中,最终无法偿还。债权银行提起诉讼。该公司的资产被冻结和封存,濒临破产。

三鑫防务在新三板上市前夕引进70名投资者(1名法人,69名自然人),涉及资金6680.5万元,持股比例接近30%,其中69名自然人持股比例约为24.7%。投资股票时,与公司签订了“赌博协议”:如果公司在收到认购资金之日起24个月内未能成功上市,公司将回购所有认购的股票,并按年息8%支付利息。

现在,事件的焦点是这些没有通过正常程序且没有被记入贷方的银行担保债务是否有效。为什么债权银行对企业隐瞒债务?中介机构的尽职调查尚未披露。应该如何确定责任?投资者有追索权吗?

非法担保有效吗?

记者就这种情况采访了银行、律师和其他专业人士,他们都说核心责任必须由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承担。但是,根据规定,公司为关联方的银行债务提供担保,债权银行必须将其纳入信用报告系统,以便中介机构也能尽职调查。问题是,你为什么不遵守规则,不遵守规则的债务是否有效?

三鑫防务是雷达天线、天线罩和配套设备的制造商。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是魏刘科宏。该公司于2016年8月25日上市其新的第三板,并因严重违规行为于2019年3月4日被迫退市。

2019年8月13日,江苏证监局发布了两份文件:《关于向南京三鑫国防装备有限公司发出警告函的措施的决定》和《关于确定魏克洪为不适当人选的措施的决定》。根据文件资料,在申请上市期间,公司为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魏克宏的近亲属控制的河北三鑫金属结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三鑫”)提供担保,担保总额为1.33亿元。公司未在公开转让指令中披露上述担保事项。2016年至2017年,公司为河北三鑫上市后违规行为提供担保,总额为3.45亿元。公司未履行内部决策程序,也未披露上述担保的信息。

三鑫防务在2016年上市、2019年退市时披露了相关信息,但在此期间没有披露任何信息。根据2016年财务报告,公司收入4071万英镑,净利润12万英镑,扣除费用后亏损10万英镑。随后,由于上述担保,三鑫防务被相关债权人起诉。2017年累计涉案金额1.29亿元,占2016年底经审计净资产1.13亿元的114.48%。2018年,涉案总金额为3.38亿元。

据记者询问,涉案债权银行包括农业银行泾县支行、民生银行衡水支行、河北银行衡水支行、华夏银行石家庄中山路支行、中国银行衡水支行、工商银行衡水支行等银行。

河北三鑫的担保由三鑫防务提供,实际控制人是魏易科,实际控制人是魏刘科宏。事实上,三鑫防务以前是河北三鑫的子公司,后来被剥离。相关核心资产转让给三鑫防务,并在新三板上市融资。

上市主办证券公司开元证券(Kaiyuan Securities)发布的《公开转让声明》和《推荐报告》显示,在报告期内,公司没有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其他受其控制的企业提供担保。对于未披露的巨额对外担保,开元证券近日在投资者追逐他们时回应称,证券交易商也被企业欺骗。该公司隐瞒了这些担保,在信用报告系统中找不到。

从央行信用报告系统查询的企业信用信息显示,三鑫防务公司2015、2016、2017、2018年的企业信用报告中没有相关债务和担保信息。贷款、保理、信用证和保函等栏均为0。本公司董事会秘书兼首席财务官发出的指示亦显示本公司于二零一五年九月至二零一七年六月期间并无外部担保。此外,公司已多次检查银行信用报告,没有担保记录。

一些银行家告诉记者,银行贷款担保将根据要求接受信用调查。实际上,也有不进行信用调查的情况,即“隐性保险”。然而,这是一种法律风险,严格来说是一种非法行为。“银行知道企业为借款人提供担保,但不会将其上传到PBOC信用调查系统。被发现后,这不是一个小问题。”

据了解,在现实中,在法律层面上存在不同的“隐性担保”行为案例,有些案例被视为无效担保。特别是,如果上市公司不通过股东大会或发布公告等内部程序,很可能被认定无效。

事实上,在被债权银行告上法庭后,三鑫防务也利用这一点为自己辩护。例如,在对中国工商银行泾县支行的诉讼中,三鑫联防表示,该公司是一家新上市的三板公司。中国证监会规定,对外担保必须经过信息披露、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批准,担保金额还必须具备强制性规定和其他必要条件。泾县工行对上述要求非常清楚。显而易见,中国工商银行明知本系统未执行上市公司对外担保的相关规定和办理业务的常识性程序,仍以恶意和欺骗性手段(只有印章和标志)欺诈担保人,属于欺诈行为。三鑫防务不应承担担保责任。

然而,法院最终裁定这些保证有效。一些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担保债务的证据显而易见,确实存在,法院做出这样的判决是正确的。但是,这是否意味着“隐性保险”得到承认,银行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遵循程序和规定?在这一事件中,结果是所有利益相关者都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这些债务的存在,最终导致了问题。损失是什么?

为什么巨额债务被隐瞒了?

三鑫的国防相关权益和资产被冻结,实际控制人魏刘科宏被列为不诚实的执行人后,开元证券对三鑫进行了采访。记者获得的采访文件透露了许多信息。根据魏刘科宏的账户,河北三鑫已经与同行业的七八家公司签订了贷款互助担保协议,涉及的对外担保金额在2亿到3亿之间。每个人都通过借贷新的和归还旧的来“收回”贷款,也通过放高利贷来跨越这座桥梁。后来,由于利率过高难以承受,两家公司偿还贷款后,银行没有再续贷,导致“互助担保圈”中的几家公司出现资金链问题。河北三鑫也濒临破产。

三鑫防务与河北三鑫分离。当时,双方同意将核心军事业务资产转让给三鑫防务,河北三鑫只从事民用业务。但是,该行的大部分贷款都是通过相关业务合同申请的,因此该行和其他债权人不同意这种操作。

根据魏刘科宏的说法,在当地银行监管部门和当地政府的干预下,这些银行与公司协商的计划是三鑫防务将为河北三鑫提供非正式担保。不需要履行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的审查程序,也不需要提供审计报告等相关信息。它只需要实际控制人魏刘科宏的签名或盖章,银行将不接受信用调查和披露。

记者联系了一些银行,但没有得到合理的解释。例如,民生银行衡水分行的人在会上对记者回应说,“根据规定,我们必须在信用报告系统中租赁这类业务。如果我们不知道中央银行的信用报告系统是否有问题?我们不知道具体情况。问银行没用。”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当时河北三鑫加入的互助保险圈是借旧还新。利率很高,压力很大。当时资本市场非常好,新三板市场非常火爆。该公司剥离了核心资产来筹集资金。然而,如果披露如此巨额的债务,几乎不可能吸引投资者。因此,各方通过谈判达成协议,不向外界披露债务,并顺利上市,直至债务问题发生,被迫退市。

在投资者看来,这是有预谋的欺诈行为:如果公司没有隐瞒如此大规模的担保债务,投资者就不能投资股票,如果投资者没有成为股东,他们就不符合新三板的上市要求,巨额担保债务和股权关系就不符合标准,证券公司也不能够建议上市。但更大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么多银行愿意与企业合作来隐瞒债务?

据记者了解,该公司已被四家法院列为执行人,执行目标总额为1.07亿元。同时,它被八个法院列为"将被处决的背信弃义者",执行目标包括工资、项目资金、贷款等。具体情况包括违反财产申报制度和因其履行能力而拒绝履行有效法律文件规定的义务。工厂被关闭,公司濒临破产。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下载21款金融应用

北京赛车pk10官网 上海快3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

Copyright 2018-2019 eq2alchemy.com 星岛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