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在肩 守牢安全底线

日期:2019-11-02 13:52:53    阅读次数:788

安全是最大的生计。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海事部门牢固树立了安全发展的理念,不断提高海事管理能力,不断完善水上安全管理结构,确保水上交通安全形势的持续稳定,使船舶和货物畅通无阻,使人们出行安全便捷。

渤海湾滚装客运:

从事故多发到安全、平稳、文明

几天前,乘客于先生熟练地把车停在客滚船的车厢里,然后乘电梯去海景客房休息,打开电视,不时地看海鸥随船飞出窗外。近年来,他经常坐在像豪华游轮一样的超大型滚装客船上,在烟台和大连之间旅行,感觉非常舒适和安全。

以前不是这样。

渤海湾一直是交通部“密切关注”的“六区一线”重点水域的龙头。由于种种原因,在世纪之交的年代里,这里经常发生沉船事故。特别是1999年的“11月24日”灾难性海难向世界敲响了警钟。

“当时,市场上充斥着二手进口船只,一些船员素质低下,船只航行超过了抗风等级,航行和繁殖障碍重重,搜救手段落后...许多因素加在一起,导致沉船事故频繁发生!”前交通部安全主任、前交通部海事局常务副局长刘功臣说。

渤海湾严峻的水上交通安全形势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注。如何应对,对当时的交通部、山东、辽宁以及各海事部门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长期管理可以在事故发生前预防事故。

据报道,从2000年开始,交通部连续三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水运安全管理年”,重点整治渤海湾水域。在过去三年中,政府采取了严厉措施,纠正事故症结的“人、船、环境、管理”等因素,消除事故隐患,建立长效机制,把“安全、畅通、文明”的客运和轮渡市场还给人民。

首先,我们将在旧的客运渡轮上运营。检查和评估所有运行中的客滚船。整改要立即进行,不能整改的要直接淘汰。其中明确规定,客运滚船年满30岁时必须报废。渤海湾禁止进口二手客运滚船。鼓励企业建造新船,并提出比国际标准更严格、更高的要求。通过减少旧船数量和增加大型滚装船,渤海湾滚装船的平均船龄从20多年下降到10年左右。

其次,采取有力措施,避免重大隐患。针对车辆超载和紧固不良的问题,已经颁布了许多明确的规定。督促港口客运站引进大型机车车辆安检仪,对旅客行李实施100%安检;协调气象部门在焰炟航线和附近水域建设新的自动气象站和雾探测器,加强灾害天气的监测和预报;船舶交通管理系统(vts)建于烟台和大连,并于2007年进行了翻新和扩建,以覆盖所有信号。

为了解决“人”的问题,对客船和滚装船船员的资格、适任证书和资格颁发了更高标准的特别规定。同时,海事局从培训、考核、认证、公司管理和现场监督等方面对船员实施全过程跟踪和闭环管理。

在连续三年的安全管理活动中,烟台、大连海事部门全年以活动发展为主线,牢牢把握航运公司安全管理主体,以及船舶、船员、船长等关键环节,瞄准重点,稳步推进,有效引领旅客安全监管“牛鼻子”。

在此基础上,由海事部门牵头,山东省和辽宁省28个部门和企业参与建立了烟台至大连的“安全、畅通、文明”航线。交通隔离系统将在船舶密集的蓬莱至长岛航线上实施,两船频繁穿越将划分为警戒区。包括船长出发前申报系统和船舶安全检查系统在内的一些系统已经投入运行。通过各方的共同努力和各种制度措施,滚装客船安全运行的长效管理机制逐步形成。

近十年来,渤海湾没有发生级别以上的客船事故,渤海湾客运和滚动运输呈现出“安全、畅通、文明”的良好态势。

2800公里水上高速公路的一条“线”

2019年9月下旬中午,长江口涨潮至常熟段。透过苏通大桥的主通航桥,近100艘船只在20分钟内通过。其中,有200-300米长的海船和20-30米长的小河船。大大小小的船只各奔东西,互不干涉。它们井然有序,就像一个“水上高速公路”的场景。

繁忙有序的场面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海事部门对长江主要航道的划定和监管,允许船舶遵循“大船小船分流”和“靠右行驶”的原则,按照最小和最大速度限制行驶。

在没有“规则”之前,长江的交通安全形势并不乐观。

“当我1994年第一次参加这项工作时,长江上没有航道系统,每次我驾驶飞机时,我总是汗流浃背。”陈峰回忆道,他是一名资深飞行员,有25年驾驶长江的经验。

自2005年将适用于沿海地区的船舶航线规则引入长江繁忙的江苏段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既然大船和小船各奔东西,我们就带领大海船跑得更快、更安全。我们再也不用担心小船到处跑了!”陈枫动情地说道。

治疗严重疾病需要好的处方。从1996年《长江下游交通分流规则》的出台,到上海、江苏、安徽、长江中上游和三峡库区逐步实施交通分流和路由系统,再到今年3月1日长江四川段实施交通分流规则,长江干线2800公里“水上高速公路”已经建成。一代又一代的海事人士已经为长江干线绘制了一幅美丽壮观的船舶航线系统图。

以船舶为基础,方便航运是制定各航段船舶航线系统导航规则的主要原则。上海段采用多车道,利用ais虚拟航标标出深水航道边界线。江苏段的“分道通航制”和“分流制”设计,让大船和小船上上下下走自己的路,形成规范有序的“快慢车道”;在长江中上游,船舶定线系统的一般原则是与特定航段的实际情况有机结合的。

随着对准系统的实施,船舶的航行行为得到了规范,航行秩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规则”的形成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安全、航运、经济和管理效益:有效提高航行效率,减少事故,确保航行安全,防止水污染;有效促进港口和航运企业快速发展,提升造船和物流企业竞争力,在沿江开发中取得显著成效...这种对准系统可以说是长江航运史上的一场“革命”。服务长江经济带发展,建设美丽长江,已成为海事部门的重要举措。它也成为实施“放松管制”改革和优化商业环境的具体体现。

1996年1月1日至2019年3月1日,历时23年建成的长江干线船舶航线系统,使2800公里长的“黄金水道”像一条无形的丝带,连接着长江沿岸几十个城镇,为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透视”、“透视”和“超级大脑”

成为海事监管的新“三宝”

2019年9月20日,胡同长江大桥关闭,这是世界上第一座横跨繁忙的长江下游、主跨度超过1000米的两用桥。

在为期五年的桥梁建设期间,每天有1500艘通航船只与近300艘渡船和施工船只在桥区狭窄的水域内穿行,但实现了“零事故、零污染、零伤亡”,这实在是罕见。

“vts值班人员在后方特殊车站值班,远程监控和控制游轮的流量。驻扎在前线的海上巡逻艇将在前线指挥调度,借助闭路电视、甚高频、e舰、无人驾驶飞行器等现代设备,共同维护桥区水域安全,向全社会传递满意的答案!”张家港海事局航务管理局局长徐国才自豪地说。

胡同长江大桥的维修实践是在海事工作中运用高度现代化、数字化和信息化设备辅助科学有效监管的一个缩影。

经过70年的建设,海事系统已基本建成陆、海、空设施设备一体化系统。海事人员配备了“千里眼”、“千里眼”和“超脑”,大大提高了监督和服务能力。

过去,它完全是“老式的”

在那些日子里,一面小红旗、一个哨子和一个扩音器是我们的“三宝”!在镇江大沙海事处守护长江阴周公“Z”段的办公室驳船上,一位老海事在谈到原来的监管情况时动情地说。

面对日益增长的交通密度和潜在的新风险,海事人员利用这一形势,利用科技信息推进安全监管现代化。大量监理基地和监理设备设施相继投入使用。以vts、ais、cctv、dgps和vhf为主的现代监控系统逐步完善,海事控制效率大大提高。

自2013年以来,海事部也依靠这些系统全面推进“智能海事”建设,实现海事管理大数据的共享和共享,发挥现代海事监管和服务的和谐之调。

“现在,只需点击鼠标,您就可以轻松了解需要监控的区域以及在整个辖区内阻碍安全和效率的因素。管辖权是“可见、可听和可控的。”谈到多年来创造的“智能管理”,山东海事局局长袁宗祥高兴地说。

锋利的工具很有用。

过去,由于设备原因,中国对邻近地区和专属经济区的海事监管力度超出了它的能力范围,在恶劣天气下的许多救援任务中更是无能为力。

然而,随着2002年中国首艘1000吨级配备舰载直升机的海岸警卫队船“海上巡逻21”的部署,2005年首艘3000吨级现代海岸警卫队船“海上巡逻31”,2009年3000吨级海岸警卫队船“海上巡逻11”,2013年5000吨级巡航救援综合船“海上巡逻01”,海事部门对海域的有效监管及其快速

最令人难忘的是,2005年7月,“肖春”号和“平湖”号油气田船受到监管。这是中国海事部门首次将100海里纳入监管范围,维护了中国的海洋权益。”“海训31”的第一任船长刘天军说。

这些海岸警卫队船只配备了现代化的监督和应急处置设备,在重大应急救援、应急处置、跨海巡航、大型演习指挥、海洋文化交流等任务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他们向人民展示了海事的权威,并向国际社会称之为“中国海事协会”。

如今,海上巡逻艇已经得到了系列和大规模的发展。它们与飞机、移动指挥车、无人飞行器等设备共同形成三维监管框架,为水上交通安全提供有力保障。

大海和天空交织成一张网和一条链。

智能导航安全网

海上交通的发展离不开测绘的探索、航标的指向和海上交通的“即时反应”。在过去的70年里,从“萤火虫”到航标,再到电子导航,航海安全系统一直瞄准科学技术的前沿,并一次又一次地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在南海西沙偏远海域裸露的岩石上,有一根一米多高的棍子,上面有一块被海风撕破的破布。据老渔民说,这是渔民以前设立的“地方航标”。

“新中国成立初期,只有沿海干线有航标。当船接近港口时,船员们拿着双筒望远镜,努力寻找像黑暗大海中萤火虫一样的航标。”交通部海事局前副局长郑和平说。

1984年,交通部提出了“点亮航标灯”的目标,并进一步提出了“连接航标”的目标。经过几代航标的努力,新光源、新能源、新材料和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再加上其他航标的发展,真正点亮了沿海航标。

航标效率进一步提高,综合服务能力逐步增强。目前,沿海港口和水道完全覆盖着一个可靠的导航系统网络,该网络贯穿中国18400公里的海岸线。

在测绘领域,科技创新的光芒照亮了辉煌的航程。

从最初的人工六分仪定位技术到dgps全球定位系统,现在是厘米级北斗差分技术;从粗糙的人工测深杆到多波束系统再到水下机器人;从蒸汽船到新型水文测量船,到综合测量船,以及在南海和南极展示实力的无人测量船等。…海事调查员希望从科技创新中获益,以使测绘更加准确、方便和高效。

“数字航标”和“电子海图”的应用以及ais的诞生和功能升级,将船舶导航带入了电子信息时代。天津港电子导航试点项目和洋山深水港电子导航示范项目的建设,整合了vts、gps、enc、ecdis、ais等多种导航辅助技术或系统,形成“导航大数据”,并根据需要衍生各种个性化应用,帮助建设智能导航保险的海上强国。

海上安全通信业务发展迅速,覆盖面越来越广,效率越来越高,畅通无阻。传输的海洋无线电波使处于危险中的人们“响应号召”,并在台风、地震、海啸和海洋防灾减灾方面创造了生命奇迹。

人民有他们需要的,航空公司也有他们需要的。

现在,通过鼠标点击,管辖区的全景突然展开,关键船只和非法记录清晰显示。船员可以在进入海事综合服务平台时申请证书,方便快捷。通过查阅ais信息服务平台,“海傲”可以知道她爱人所在的船的具体位置,世界就在眼前……通过科技创新,海事部门编织了张志辉海上和海空之间的监管服务网络,绣上了航行保障的花朵,重塑了我国水上交通安全监管服务的新格局。

责任/郭琪

Copyright 2018-2019 eq2alchemy.com 星岛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