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豪5.3与3.4差距大吗 科创板造假创新举 广大特材直接篡改同行业研发数据

日期:2020-01-11 18:36:13    阅读次数:4181

大富豪5.3与3.4差距大吗 科创板造假创新举 广大特材直接篡改同行业研发数据

大富豪5.3与3.4差距大吗,科创板造假又有创新举措,广大特材直接篡改同行业的研发数据

近日,交控科技在问询回复中擅自多处修改了招股说明书中有关经营数据、业务与技术、管理层分析等信息披露数据和内容,并由此同步多处修改了上交所问询问题中引述的招股说明书相关内容,证监会因此处罚了中金证券的保代,交控科技也成为了科创板处罚第一单。但是面对注册制的诱惑,造假公司显然没有因此就消失。

我们最近研究了一家公司,它的造假手段非常隐蔽,为了让自己的研发数据与同行相比好看一点,它就直接篡改同行公司的数据,以此提高了自己的“含科量”。这家公司就是广大特材,它是一家特种钢生产企业,产品供应包括风电、高铁等多个行业。2019年4月10日,广大特材递交了科创板申请材料获得受理,已经进行了第一轮问询回复。

但是,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我们的眼睛,经过仔细核对,这个隐蔽的作假手段还是被我们发现了。希望其它科创板公司引以为戒,赶紧回去对对招股书,如果有这种情况就赶紧向上海交易所老实承认,不要等到我们来一家家曝光了。

研发实力存疑,篡改可比公司数据

张家港广大特材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广大特材,以下简称公司)是一家以高品质特种合金材料为核心业务的企业,主要产品有齿轮钢、模具钢、特种不锈钢及风电、轨道交通精密机械件等。

广大特材在2016-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6.92亿元、9.13亿元和12.85亿元,实现归属净利润4,773.52万元、8,641.55万元、1.34亿元,从经营业绩上看表现不错。但是进入科创板上市不能光看营收及利润的成长性,还要看技术实力和研发投入的情况。

广大特材的研发数据并不如业绩表现亮眼,2016年-2018年报告期内,合并报表中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02%、2.78%、3.28%,母公司报表中研发投入比例为3.39%、3.31%、3.42%,仅仅达到高新技术企业标准的最低线附近。

可能正是因为对研发方面投入不足,广大特材为了在招股书中遮掩,从而篡改了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数据。

广大特材在招股书中将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 ST抚钢 ,证券代码:600399.SH)及北京 钢研高纳 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钢研高纳,证券代码:300034.SZ)作为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进行了比较。招股书中披露,ST抚钢研发费用比例分别为3.79%、3.67%、4.92%,钢研高纳研发费用比例4.21%、3.01%、5.16%。

但是经过我们查询钢研高纳往年披露的年度报告,2016年—2018年钢研高纳研发费用投入比例分别为4.21%、5.44%、6.52%。这就与广大特材科创板招股书中的披露的数据存在较大差异,只有2016年均为4.21%,数据是一致的。但是2017年及2018年披露的研发数据与广大特材披露的数据明显不符。

(下图来源自钢研高纳2018年年度报告研发投入情况)

根据钢研高纳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其研发费用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5.44%,广大特材的招股书上钢研高纳这个数字变成了3.01%,差异明显,而且我们并没有在钢研高纳2017年年度报告中发现3.01%这个数字。

钢研高纳2018年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6.52%,到了广大特材的招股书中怎么就变成了5.16%了,也是明显不对。但是,这个5.16%的数据在钢研高纳2018年年度报告中也有,只是在的母公司利润表中,钢研高纳母公司2018年的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5.16%。所以,归纳起来,广大特材招股书中的钢研高纳的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的相关数据是这样的情况:2016年是合并报表数据,真实的;2017年是虚假数据,没有任何来源;2018年是将母公司报表数据当作合并报表数据使用,属于移花接木型造假。从这种多样化的造假手段、真假参半的手法也可以看出,公司的招股书还真是下了一点功夫的。

大量向自然人采购,公司内控成问题

广大特材不是农业企业,向自然人采购,尤其是向关联的自然人采购应该是极不正常的经营行为,说明公司的内控或存在问题。

根据广大特材对自身的业务描述,其主要采购的原材料为废钢及镍、钼、铬等金属材料,2018年营业收入已经达到了15.07亿,总采购金额也达到了11.62亿元,业务规模已经不小,却依然存在从个人手中采购所需原材料的情形。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广大特材从自然人供应商李满兴个人手中采购了3,628.58万元原材料,同一年度内,又从另一个主要自然人供应商王彬彬处采购了699.82万元的原材料,两者合计采购金额高达4,328.40万元,占当期公司采购总额之比为4.33%,已经不太小,占当期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之比为10.23%,占比更为明显。作为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报告期内与若干个人发生成百万、上千万元的采购,公司的内控制度比较令人担忧。

令人担忧的不仅仅是广大特材向自然人供应商采购巨额原材料,还有就是这些自然人又与某些公司供应商没有理由的混杂一起。上述公司向王彬彬采购原材料的事项是与另外一家供应商海安县腾飞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安再生”)合并进行披露的,由海安再生及王彬彬个人两部分采购组成,2018年其采购金额分别为7,402.68万元及699.82万元。但是根据我们通过第三方工商信息网站查询到的信息,海安再生的股东为陆兰英及常留章,王彬彬并不是该公司股东,也不是该公司的主要人员。经过我们查询发现,在海安再生股东陆兰英参股的南通迈腾金属铸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迈腾”)中,王彬彬、陆兰英为股东,王彬彬担任南通迈腾法人及执行董事。王彬彬作为南通迈腾的大股东,却并未以公司名义向广大特材出售原材料,实在比较莫名。而且,哪怕王彬彬以个人名义向广大特材出售原材料了,又为何在招股书上与彼此没有控股关系的海安再生合并披露,并且由此跻身前五大供应商之列?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下图来源自广大特材科创板招股书)

关联交易混乱,或涉嫌利益输送

除了上述向非关联方自然人采购原材料之外,在报告期初的2016年,广大特材更是从关联方个人进行过原材料采购,而且该关联方还与公司存在多项涉及财务不规范性的资金往来。

(下图来源自广大特材科创板招股书)

根据招股书中的介绍,缪叙荣是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缪利惠的亲属,并且在2016年从缪叙荣个人手中采购了1,995.48万元原材料,同样存在财务内控不当的问题。

此外,2016年广大特材从缪叙荣处拆入了1,000万元,又拆出1,000万元,但是招股书并未提及公司向缪叙荣及李明华支付资金占用费的情形,引人质疑。

缪叙荣在2016年及2017年还存在为广大特材代付款项的行为,2016年及2017年,缪叙荣分别为广大特材代为支付了311.57万元、273.78万元款项。

广大特材称,2016-2017年存在关联方缪叙荣代公司支付相关款项情形,主要涉及代支付票据贴现款、部分销售报销款以及部分人员工资款等,广大特材相当于变相承认了报告期内存在不规范的财务处理。

广大特材通过缪叙荣个人账户进行支付和采购的行为实在让人担忧公司的内部控制情况,背后可能存在着直接的利益输送,这也让人怀疑缪叙荣是否只是一个用于违规财务处理的“橡皮图章”?

科创板虽然对上市企业的标准相对其他市场有一些放松,但是放松的也只是财务指标要求,对于上市企业的公司治理方面的要求与上市公司是一致的,不存在放松。

产销率下降,经营或遇到瓶颈

研发投入在同行业中并不突出,内部治理和关联交易存在不少问题,广大特材唯一剩下的一个亮点就是看似不错的营收和盈利增长能力。

广大特材在2016-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达6.92亿元、9.13亿元和12.85亿元,实现归属净利润4,773.52万元、8,641.55万元、1.34亿元,这个业绩表现已经堪比一些中小板及创业板上市公司,成长性也不错。

但是,广大特材经营业绩就如纸面上这么优秀吗?

2016-2018年广大特材产销率分别为103.88%、99.05%、92.94%,持续显著下滑,累计跌幅近11个百分点。其中,2018年的产销率下滑尤为明显,同比跌幅达6.11个百分点。

而2018年存货中的库存商品也出现了异常。2016年-2018年末,库存商品余额分别为1.80亿元、1.79亿元、2.88亿元,显著增长,累计增幅为60.00%。其中2018年末,库存商品同比增长了60.89%,涨幅竟然高于三年报告期内的累计增幅,影响非常明显。

2018年度,广大特材的产销率显著下滑,同时库存商品又同比大涨,很可能已经出现了库存积压的滞销情形,该公司主营业务的未来发展前景可能并不乐观。

这是否可能是广大特材在2018年底突击备货,从而导致库存商品显著增加呢?

在招股书中广大特材解释称2018年期末在手订单金额保持较高水平,据此增加了生产,因此产成品金额同比增加,但是招股书中既未披露2018年末在手订单的详细情况,也未披露相应的库存覆盖率,引人质疑。

Copyright 2018-2019 eq2alchemy.com 星岛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